• 您好!欢迎来到资本论财经网|资本证券第一门户!
  • 用户名:
  • 密码:
  • 注册账号
首页 > 独家 > 财经要闻 > 万亿早餐市场之痛:入局者前仆后继,成功者不见身影!
万亿早餐市场之痛:入局者前仆后继,成功者不见身影!
http://www.zibenlun.cn 日期:2019-07-03 17:11:56 作者:杨光荣 来源:中国网

  早餐市场对于餐饮业而言是一座亟待开发的金矿,但这座金矿并不好挖。前几年,创业者曾经借着O2O概念盛行、餐饮需求侧IP化的势头,借助外卖平台模式杀入该领域,但大部分均没有挺过一年,便匆匆宣告死亡。更让人吃惊的是,细看这份死亡名单中还有巨头的身影。早餐金矿如何挖?这个问题实属难解!

  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觉醒,人们会越来越看重早餐对健康的重要性,而这对早餐市场而言是个好消息,消费者的重视为其添加了新动力。对于餐饮业而言,早餐市场是获取新利益点的新途径,可以作为重点培育市场。

  且据国际调查机构英敏特( Mintel )此前发布的一项中国早餐消费报告预测显示,中国消费者早餐食品总消费将从2015年的1.334万亿元增至2021年的1.948万亿元,而在外食用早餐市场销售额预计将突破8400亿元。

  这一数据更是证明了早餐市场是片新蓝海。而在这近万亿的市场规模中,分食者众多且多样化。即有 “早餐佳”、“呆鹅”、“猫宁”、“红领巾”等创业公司投身于此;还有美团,百度外卖、饿了么、聚美优品旗开通了早餐业务;传统餐企更是对该领域虎视眈眈。但这些公司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不仅未孵化出头部品牌,更是死伤无数。

  创业公司死伤无数 早餐 外卖 模式存疑

  首先谈一谈,投身早餐领域的创业公司,其从受众上划分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在校学生为主要目标的“猫宁”早餐、“红领巾”早餐等公司。一种是瞄准白领这类人群的“早餐佳”、“呆鹅”等。但无论针对用户群体是谁,现阶段皆销声匿迹了。

  例如,“猫宁”早餐,将上海作为主战场,定位为一款覆盖同城大学早餐外卖微信平台。整体操作模式为,用户在线下单、在线支付、配送至学校。曾在2015年6月获得任飞资本的百万投资,这是它的高光时刻,但有维持多久,最终还是以关停业务告终。

  同将在校大学生作为主要目标的“红领巾”早餐死的更是难看。红领巾定位为学生送早餐的平台,其基本运营模式是与早餐商家合作,让消费者在线上下单、线上支付,由大学生兼职配送。

  “红领巾”早餐于2015年开始风靡全国多地的高校市场。然而到了2016年开始,全国多地开始爆出红领巾平台大量拖欠商家款项的、拖欠人员工资的消息,其还涉及到多件民事诉讼被法院“黑名单”处理。

  而以白领为受众的创业目标的“早餐佳”、“趁早”、“呆鹅”、“汁味”等早餐外卖平台,同样没能在早餐领域杀出重围。而这极有可能是因为其配送费过高导致的,这些平台基本都把配送外包给第三方。不仅配送成本高,且服务质量高低参差不齐,用户体验极差。

  譬如“早餐佳”成立于2014年1月底,隶属于北京品质天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早餐佳是基于微信的早餐预定服务平台,该团队每天早上为订阅他们微信公共号的人们制作早餐和运送早餐。但是在2017年2月7日,早餐佳微信更名为“造餐家”,早餐业务不见踪影;

  “汁味”自2014年7月正式运营,刚开始运营时,其目标是“致力于用互联网移动手段解决一线都市白领的早餐痛点”,而好景不长,在2017年左右从其官微上来看,营业时间就已没有早餐时段;

  “趁早”上线于2014年7月20日,系北京祈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公司创始人王春雨,以早餐为切入点,逐步转向基于早餐外卖、早市特卖为核心的生活服务电商公司,而截至目前再无其消息;

  “呆鹅”将自己定位为 自营B2C外卖服务企业,业务上线于2014年8月1日,于2014年12月29日公开宣布的呆鹅早餐正式停止上门业务;

  “雷猴”于2015年12月早餐在广州地区诞生,目标也是瞄准白领早餐外卖。三个从事医药创始人凭借最初10万元启动资金入场,可仅仅6个月后其中一位合伙人便撰文宣布结束运营。

 

  巨头涉足早餐领域   外力干扰过多

  呆鹅创始人蓝耀栋曾表示,”这个领域只有一个可能活下来,就是自营生产和配送守住一块生意流量和配送还得和平台合作成为一个线上的早餐厨房。”而事实上,在流量和配送方面看似具有优势的大平台,最后还是关闭了自己的早餐业务。

  这一情况实属让人费解。彼时有观点认为市场还在被教育阶段,还不是合适的开展业务时机,同时早餐业务的开展受到城管等带来的外力干扰较多,影响用户体验。在2014年至2015年前后,美团,百度外卖、饿了么、聚美优品旗此类巨头,相继对早餐业务进行布局。

  2014年底,美团对早餐领域进行布局,但是在2018年8月24日,美团早餐业务 宣布 停运 ,彼时 美团方面解释说,履约环节在目前的情况下,很难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因此关闭。

  百度早餐已于2015年初悄然上线,但到了2018年8月,百度外卖微信预订平台显示,早餐业务暂时停止。但彼时百度外卖负责人对此称,公司并未取消该业务,只是在进行调整。

  2015年4月饿了么早餐业务和聚美优品投资的 “美天早餐”相继上线,最早聚焦公司专场。但其在早餐领域仅仅活跃了2个月之后,美天早餐下线。而饿了么早餐业务也上线了虽然其没有随大流关停,但是也没有过多布局。

 

  传统餐企虎视眈眈    盈利增长困难

  有互联网基因的入局者没有取得成功,传统餐企在早餐领域也是战战兢兢的状态。2012年,星巴克“心意精选”4款早餐在中国开卖,这标志着其正式杀入早餐市场。与此同时,星巴克还推出“早安闹钟”App新功能促销。但是由于价格较高,消费者难以接受叫停。

  而同星巴克一样,连锁店布满全国的真功夫、麦当劳、肯德基的早餐布局在实际操作中并未给该品牌带去实质性的盈利增长。

  全国连锁品牌除了快餐类的,烘焙类的也加入了早餐消费时段的竞争之列。例如幸福西饼旗下的幸福早餐,其目标为写字楼上班族提供早餐。用户通过APP选择预订当周工作日的早餐,当日的早餐由配送队伍配送到写字楼放置的智能终端设备 消费者凭短信取餐码或订单二维码取餐。但在2018年中旬左右,该业务也陷入停滞阶段。

  全国连锁品牌店尚且如此,区域性的餐饮品牌更难脱颖而出。北京地区的嘉和一品在2018年6月宣布推出“星级自助早餐”,解决消费者早餐痛点, 其自助价位是每人15元,1.2米以下儿童及65岁以上的老人享受半价。

  但是嘉和一品深耕华北地区,开了180家门店,其中北京地区独占150家,实现全国连锁仍需要很长时间,且自助模式仍有可能有排队风险,很难满足消费者对早餐时效性的需求。

 

  由此看来,这些入局者并不能完全撼动路边摊、街边店在早餐的地位,这些店铺仍是消费者购买早餐的首选渠道。但凭借这一优势,路边摊、街边店的日子却没有想象中的好过,一方面其没有能力实现品牌化,难以扩大规模。另外一方面,他们也因城市规划、地租上涨、用人成本上升等影响因素,面临着不小的生存压力。

  近万亿的早餐市场是十具诱惑力,但是这么多入局者都消失这这片蓝海之中,不禁让人产生疑惑,这个市场算不算蓝海?不算蓝海,近万亿的市场规模决然不会同意这一说法。算蓝海,为何从2012年至今仍未出现头部品牌?

  而风靡午晚餐市场的外卖平台为什么在早餐领域惨遭滑铁卢?是供应链、产品品质、最后一公里其中的环节出了错,还是外卖模式根本就不适合做早餐领域?外卖模式不合适,传统餐企有较完善的供应链、成熟的商业模式,也未能在早餐中获得先机。这让众多入局者都“发愁”的早餐领域,该何去何从?如何展开新格局?

 

【免责声明】本文《万亿早餐市场之痛:入局者前仆后继,成功者不见身影!》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资本论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万亿早餐市场之痛:入局者前仆后继,成功者不见身影!》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直接点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邮件至24595728@qq.com,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网友评论>万亿早餐市场之痛:入局者前仆后继,成功者不见身影!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资本论财经网|资本证券第一门户保持中立

杨群/资本论财经网总编辑 13802220004

更多资本论•独家

酷派:致力创新 拥抱AI

酷派:致力创新 拥抱AI

(文章来源于《中国知识产权报》作者 冯飞) 访酷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江苏省长石泰峰莅临江苏瑞丰视察指导

江苏省长石泰峰莅临江苏瑞丰视察指导

江苏省长石泰峰莅临江苏瑞丰视察指导充分肯定创业热情,希望实现发展新

梅楚安被聘为南昌理工学院客座教授

梅楚安被聘为南昌理工学院客座教授

9月7日,中国毛体书法艺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华夏邦交国礼书画院长,九江

教师杨家斌:学高为师 身正为范

教师杨家斌:学高为师 身正为范

图为湖北省安陆市赵棚镇杨兴小学教师杨家斌(左一) 主题词:一直想为本

唐山 爱在天地间 关爱崔雅薇

唐山 爱在天地间 关爱崔雅薇

关爱患白血病的最美女教师崔雅薇大型义演活动在唐山启动 通讯员:车立